首頁 游記攻略狼塔 我眼中的哈姆雷特 - 狼塔之路

我眼中的哈姆雷特 - 狼塔之路

作者:格瑞斯     14183人關注 2019-10-14 13:11
在你之前,不曾有
在你之后,不會再有
在烏孫之前,從未想過我能走狼塔
在烏孫之后,從未想過我要去走狼塔
六月份端午節去了喀拉峻大草原, 也許是伊寧的陽光太美好,又或者是老城的安靜平和,抑或是那漢人街賣雞湯的一對夫妻的明媚笑容,門口那個賣切糕的年輕漢子被我們幾個女人調戲時露出的靦腆笑容,加上香甜美味的奶油蛋糕和冰激凌,讓我在離開伊寧的時候不禁生出一絲離別的惆悵,心想著我還會再來新疆的,而且會很快。
在機場回家的路上,托哥跟我說起大鵬叫他去走狼塔,問我要不要一起,那時候我已經有點心動了,考慮兩天之后,進了狼塔群跟領隊波哥Say Hello了。
在我決定去狼塔之后,好幾個朋友說,你不是走完烏孫之后,就說以后再也不要過冰河,永遠也不會想要去狼塔的嗎,怎么又要去了?我竟無言以對。所以說人呀,不要輕易許下自己有可能打破的誓言。就像這次狼塔,我在快出山前兩天,心里想著,我再也不要走這種又臭又長的重裝虐線了,太累了。在出山之后,我卻不敢發出來放在朋友圈,怕再次打破。
我跟狼塔的風說,我來了,輕撫我吧;
我跟狼塔的高山說,我來看你了,不是為了征服,只是為了感受;
我跟雪山說,我變成了你曾經時空里的一個橘色的點。
以前徒步的時候,到了第三第四天就會開始思考人生,想著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而在狼塔的前面九天,天藍得正好,棉花糖一般的白云(原諒我是個吃貨),陽光明媚燦爛,山勢雄偉壯觀,氣勢磅礴,我竟一點也沒有這樣的思緒。估計還是因為陽光太美好了,讓人比較容易產生暖洋洋和懶洋洋的幸福感吧,還是因為路程太艱辛,我已沒有那個時間跟精力來思考這些多余的問題了?
先按照照片介紹一下本次活動人員吧,從左到右:
哈戶 – 走過亞丁線,這次從小樹林營地直接騎馬C線出去了
傳說中的女司機,開車杠杠的
山海之間 – 走過烏孫,前面幾天都還好,啞巴家住了一晚之后,有點著涼,后繼無力。
領隊波哥- 經常在他自己粉絲群里面被群嘲,哈哈。此君和那個大鵬在出發前邀請女生加入的時候,信誓旦旦女生零背負,結果一片面包也沒幫我背,幸好途中給我吃了幾片餅干和巧克力,要不然真是要天怒人憤了。
空白 – 只知道走過熬太,喜歡一個人往前狂奔。
Grace – 本人,沒啥可介紹的。
阿托 – 此大神走過巴丹吉林,熬太,博格達等等等等。居然因為一雙鞋,已經穿越走過了白楊溝達坂,鞋子底掉了,原路返回,又走了一遍白楊溝達坂,可稱之為,一雙徒步鞋引發的事故。
TAIFAN911 – 走過熬太,烏孫,出發的時候據說負重46斤
海盜 – 只知道走過熬太,但是好像下撤了,技術線水線走的多
如果時間是是一座可以精確計算,隨意控制前后行進方向的鐘,那么就讓我們跟隨穿越時間的畫面的鐘,逆時針撥動,回到9月21日,出發去機場的那個時空。
D0 9月21日
臺風塔巴在來襲的路上,雨勢很大。滴滴上約了個快車,顯示要等候半小時才能輪到我,沒想到幾分鐘就到我了,九點順利到達機場。
許久未到機場,發現可以自助托運行李了。順利托運之后,想著我還沒取現金呢。上個廁所回來,人放空了導致思想也放空了,直接進了安檢通道,快輪到我的時候才又想起取現金這回事,又跑出去取了個現金。
安檢過后,發現還早,我的班機還在兩小時之后呢。跑進COSTA叫了杯咖啡,打開KINDLE,看一本很老的小說-慶余年。不一會,旁邊來了個微胖女生,對著電話嗚咽地說我太難了,老大在催稿,今天出差,同事還讓我進辦公室帶個超大的畫去給客戶,他肯定是看著很大,昨天故意不拿,家里老人買保險什么的,巴拉巴拉一大堆。實在聽不下去了,跑到候機廳候著吧,居然后面還碰到了,還是同一個航班。
順利抵達銀川機場,跑去吃了份涼皮,飯店的小姑娘說,你一份涼皮怎么吃得飽,加份面條吧。啥,我一臉問號,涼皮加面條,你想撐死我呀?!再說咱還要減肥呢,果斷拒絕。回來問我同事,他說對呀,我們當地都是這樣的,好吧。
烏魯木齊幾次,發現航班都會早到一會,這次也不意外,本來九點一刻到的飛機,八點半就到了,但是,但是等行李等了半小時,我的眼皮開始打架了。拿到行李,等另外一個航班的空白到達之后,坐上機場小巴到達紅山的青旅,收拾完東西,把不需要帶去狼塔的東西單獨打包好,洗洗就睡了,特別想著,后面11天都不能洗頭洗澡,頭發必須洗干凈呀。青旅是五人間,911的那個打呼聲一夜未停,我只好拿出我的耳機聽小說,偶爾也睡過去,就這樣度過了烏魯木齊一夜。D19月22日
五點就被領隊叫醒,洗刷刷之后,不需要的東西一起打包寄存在青旅。跑樓下吃早餐,結果太早了,店家還沒營業,要等到七點之后才營業,跟老板商量之后,給我們弄了豆漿,提前蒸了一些小饅頭和桂花糕,差不多七點十分,坐上提前聯系好的車子出發了。
新疆現在的安檢越來越嚴格了,進個加氣站,在入口的時候人都必須下來,司機也要下來安檢,兩個安檢人員車里車外掃描一遍,然后司機才能重新上車,開進加氣站。穩定壓倒一切呀。
九點半左右到達呼圖壁的狼塔戶外,買好氣罐,準備備案。大自在說,你們有沒有在呼圖壁本地消費的發票呀,沒有這個的話,沒辦法備案放行的呀。又是一臉懵逼,后來跑到對面的早餐店,吃了當天第二頓早飯,開了個100元的發票,順利備案放行。沒想到這八仙戰斗力蠻強,六點半吃了第一頓早飯,現在第二頓早飯,每個人又是一碗奶茶,一個肉包,一個皮牙子肉包+一點點餅。
過了白楊溝礦場之后,后面的路很難走了,司機把我們送到離大水灌還有1.5公里左右的地方就無法繼續開進去了。在此之后,我們就要在后面的11天里面,依靠11路前進了,這個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了。
十分鐘之后,整理好東西,拍個集體照出發了。今天一路緩坡上升,過兩次河。穿著防水襪,感覺河水也還好,沒有冷的刺骨那種。
七點二十分到達白楊溝河谷五星級營地,此處營地雪山環繞,不愧為五星級營地。
吃了個雜醬面,一夜無話,喝茶睡覺了。
今天,托哥的鞋子已經有點脫膠了。 D29月23日
今天需要翻白楊溝打坂(海拔3850米),也稱勸退打坂
9點15分拔營出發,出發之前,托哥跑到波哥帳篷前面說,我們今天爭取五點鐘到達馬鞍營地,然后再往前走兩小時,到臺河邊五星級營地扎營。
白楊溝打坂生氣了,說:你們這些小年輕,too young too simple, 連著把我也想的太Simple.
中午12點30分到達打坂下方的小冰湖,休息十五分鐘吃了路餐后,開始爬白楊溝達坂,無窮無盡小打坂,翻上一個小打坂,給你整個一點點平路,或者還給你來個小下坡,然后又讓你爬個小打坂,視線之內根本看不到白楊溝打坂,連馬道都不知道在哪里,只有走到跟前了才知道是這條路。
翻到我肚子空空如也,精疲力盡,懷疑人生,靈魂出鞘,生無可戀,只能不時休息一會補充一兩塊巧克力,豬肉脯等等,一步一挪終于到達白楊溝打坂底下,再仰頭一看,我的媽呀,還要爬這么曲折迂回陡峭的坡才到達白楊溝打坂呀。在這里我算體會到虛脫大概是個什么感覺。
一路上我在心里照著葫蘆娃的曲調唱著
白楊溝
白楊溝
何時才能翻過你
喜笑顏開
啦啦啦啦
唉,其實這個歌純屬我現在寫帖子時候的想象,我當時已經生無可戀,哪里還有閑情逸致來唱歌呢?!
終于,最后在四點二十到達達坂,休息十分鐘開始下坡,明明我們在山頂就看到白色蒙古包了,可是連下坡的路都是那么迂回曲折,百轉千回。下到后面,大腿都開始發軟無力。三個小時后我們才到達馬鞍營地下面的蒙古包,這個地方營地很小,而且很不平整,幸好911到的早,已經幫我們八個人預訂好了集體住蒙古包。我一進蒙古包,立馬被山海大哥的腳丫子味道熏出來了,只能待在外面深呼吸,等著后隊到來。
托哥到了之后,居然癱倒在床上,半天不起來,后來才知道他的一只鞋子完全脫膠了,丟在了白楊溝打坂,后來一只登山鞋,一只跑步鞋下山,連續摔了好幾跤,托哥表示心很累,他準備下撤了。跟牧民問了租馬回大水灌的價格,還有騎馬過打坂風險之后,他決定明天自己重裝翻白楊溝打坂,走回大水灌去,托哥會不會是狼塔第一個來回走了一次白楊溝打坂的人呀?
這里的可樂都賣完了,牧民也說他過一個星期左右就出山了。所以我們羊肉也沒吃,八個人圍坐在蒙古包里面,吃著晚飯,聊著天,喝過茶之后就睡去了。
911睡在我旁邊,一直打呼,真想一腳踹過去,無奈只能不時用手去推他,好在睡得也還好,今天實在是很累,上坡上的心累,下坡下的腿軟。
D3 9月24日
今天是比較危險的一天,需要過臺河,過空中棧道,老虎口。看過前人的帖子,其實我心里對老虎口有點發怵,偶爾會想起烏孫刀鋒打坂差點摔下去的情形。
吃過早餐,牧民跑過來說,他有一雙44碼的高幫軍膠,托哥很驚訝地回答說,啊,你還有這個。。。托哥,你這個語氣給我一種,你不是驚喜,是有點驚嚇的感覺呀。我拖著托哥過去試鞋子,結果還是小了一個碼,無奈他還是要下撤了。
9點出發,連續過臺河,途中碰到馬鞍營地的那個牧民牽著三匹馬往前走了,到前面過河點,準備賺我們過河的錢了。
11點20到達臺河五星營地,再連續過河,到達一個石頭堆起來的墳墓,波哥說這是一個落水北京女孩缺缺的衣冠冢。在這里騎馬過兩次河,其實九月底,水已經不是很大了,淌河過去完全沒問題,可是,可是我實在是不想感受冰冷的河水,而且也想試下騎馬的感覺,100元過了兩次河之后,12點40在這里午餐。
從這里開始爬升,我們后面就要開始過空中棧道和老虎口了
到了老虎口塌方處,看著空白和海盜很輕松就過去了,我問你們怎么過的,說你把登山杖在左手支撐著,身體往右邊山勢靠,走過來就好了。不敢往下看,迅速通過。過了老虎口之后,心里也總算放下了一塊石頭,第三天的難點終于過去了。
下午三四點左右的時候,距離一棵樹營地還有大概一兩公里吧,需要連續過臺河,而且水比較深,我有點怵。海盜先過河探路,試試水深,把保護繩拉好,然后又走回來,幫我打好保護,跟在我后面保護我過河,走到最深的時候,水到我腰部了,我感覺自己快被水沖倒了,當時其實腦子一片空白,就感覺腿部像針刺一樣。海盜說在后面扶住我了,可是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感覺快被沖倒了,登山杖也提不動。順利過河之后,我跑到有太陽的地方,直呼好冰好冰,上下跳動。
波哥和911在過河點等哈戶等了半個多小時,據說哈戶掉水里沖出去很遠,后來自己游到岸邊。我跟海盜,山海大哥繼續往前走,大概走了十幾米之后,居然又是一個很深的過河點,依然是海盜在后面保護我過去,這次我動作快了一點。后來過河我發現過河就是要快速通過,不要有遲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六點大家陸續到達一棵樹營地,空白后來幫著背哈戶全套濕衣服,爆掉了,在帳篷里睡了半天。過了一會,我過去看了下哈戶,看著他搭帳篷,我仿佛看到第二個山竹.
到隔壁隊伍討了一些紅糖姜茶,每個人喝了一點點,在河水聲中入睡。
D4 9月25日
今天主要是翻越庫打坂(海拔3550米)
9點15分從一棵樹營地出發,左手邊出發開始翻越亂石破,一路往上,視線之內,雪山環繞,根本不知道庫打坂在哪里。翻過亂石坡,又是幾個連續小打坂,遠遠看見一個螞蟻大小的黑影好像在雪線上移動,想著那里估計就是庫打坂了。今天天氣很好,在12點45到達庫達坂,海盜在達坂頂部拿出MSR反應堆,雪水化開燒了一些開水,我們喝著托哥留給我們的蘇伯湯,感覺幸福來的如此簡單愜意。
1點35分開始下坡,海盜下坡途中崴腳了,在河邊用臺河水泡了好一會,后來問他,他說沒穿潛水襪泡著,也感覺冰冷刺骨。這家伙昨天穿著短褲在臺河里走來走去,我一直很驚訝他這么抗凍,原來他也會覺得冷呀。后面幾天,海盜不時來個崴腳,他自己都說崴著崴著也就習慣了。
4點到達小樹林營地,估摸著哈戶跟我們拉得很開,大家決定就在這里露營了。預定了晚上的羊肉大餐每人100隨便吃,每人一瓶可樂20元,一聽似乎很貴,不過想想他們牧民騎馬都要兩天才能進來,也不容易。
哈戶在這個地方決定騎馬從C線啞巴處出去,騎馬+馱包費3500元。
D5 9月26日
昨晚羊肉惹禍了,導致感冒上火,半夜感覺身上熱死了,睡袋扯下去,最后穿上羽絨服,上身沒蓋被子,翻來覆去睡不著,半夜就開始感覺嘴巴腫起來了,我一直在想牧民大哥,你們給我吃的啥,烏孫吃羊肉我也沒這樣呀。。。后來路上碰到另外一個隊伍的清歡,他說徒步過程中,本來火氣就是上升的,昨天牧民家羊肉是腌制過的,火氣更大,不上火才怪,你看我昨天就沒吃。。。
今天9點20分出發,走出去幾百米就需要連續過河大概一個小時。波哥一直跟在我后面,不時看著我,在一個相對比較深的過河點的時候,海盜在水中站著,準備帶我過去,我叫他趕緊走,水太冰了。山海大哥走在我前面,手在我背包帶上一拉,直接把我拉過河去了,謝謝。
今天一走出去,我就感覺不太對,完全呼吸不上來,空氣感覺只在喉嚨口打轉,過河的時候也一直感覺后背發涼,想著還好今天只有12公里,都是緩慢上升,不需要翻打坂什么的,后來我發現我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到了高原牧場之后,我坐在那里曬太陽吃點零食,波哥拿出帳篷晾曬,休息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繼續前進,路上又碰到那個小樹林的牧民,他告訴我們大概還有兩三個小時到達小冰湖營地,我心想,怎么還要這么久呀。
大概兩點左右到達海拔2900的地方,一看旁邊有廢棄的氣罐,草地也比較平整,大家都在說是不是這里就是營地,但是海拔顯示小冰湖海拔在3400,山海大哥說,還有500米海拔,時間也還早,慢慢挪也能挪上去的,大伙繼續爬升著。這個時候,我是有點小崩潰的,肚子開始有點嘰里咕嚕的叫,一點點疼。
上了一個亂石坡之后,跑到隱蔽地方拉肚子去了。爬著爬著爬不動好想哭,眼淚就出來了,其實今天爬升到小冰湖不叫爬,真的叫挪上去的。山海大哥今天也拉肚子,我倆交替前進,經常就看到山海大哥在前面靠著大石頭,閉目養神。
四點到達小冰湖營地,用剩下的可樂和昨晚跟牧民要的姜粉煮了可樂姜湯。測個血氧,居然只有76,貌似我在東坡的時候,血氧含量也沒這么低,海盜說我的嘴唇都是紫色的。睡了兩小時起來之后吃了晚飯,還喝了蘇伯湯和冬陰功湯,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了,連續跑了兩次隱蔽處,跟波哥要了治拉肚子的藥,又吃了一個黑片,一覺睡到早上六點,終于舒服了。D6 9月27日
9點半從小冰湖出發,開始爬升,一直在雪線上行走,前面行走的人就變成了白色畫布上的幾個顏色鮮艷,五彩斑斕的點,點綴著這一片雪山。我在后面慢慢走著,在11點30分翻過蒙達坂(3950米)后,又開始一路陡峭的下坡,滑石坡。
一個小時左右后,橫切過了哈打坂(3770米)還是持續的陡降。波哥翻過哈打坂,下到河邊跟我們會合的的時候說不想走V線了,當時他的臉色確實是不太好的,我有點相信了,我跟海盜有點懵,討論說如果不行,我們在啞巴家去休整一天好了。
一路沿著高山草甸下到河邊之后,換了溯溪鞋等待波哥和山海大哥,好一會另外一支隊伍的三人過來,說沒看到波哥和山海大哥,再一看軌跡,我們有點偏離了,意識到他們肯定是提前下到河谷去了,海盜,911和我決定沿著河谷走到啞巴家去跟他們會合,走出去不到幾分鐘,一個牧民牽著三匹馬走過來,經過討價還價,250元把我直接送到啞巴家。一路從海盜,911,山海大哥,波哥,空白面前騎過,心里太爽了。據說他們過了兩個小時的河,腳都凍麻了。
五點半到達啞巴家,看到哈戶還在那里,趕緊跟他打招呼,并問他要不要繼續跟我們走V線,被他拒絕了,傷心呀。
波哥到達之后,我又問他,你V線還走嗎?肯定走呀,我剛剛就是跟你們開個玩笑罷了,來了肯定要走呀,我激動的一把抱了他一下。
收拾的差不多,波哥把他幫我們簽好名字的穿越者旗幟(不是我們自己簽名)掛在啞巴家,合影留念,我自己在名字下面寫下Grace,海盜在上面寫Waiting 4 U。我問他 waiting for who, 回曰大鵬 next year. 大鵬,你聽到了嗎?記得回應哦,還有女生跟大鵬去是零背負哦。鬼才信你!!!!
上海五人隊已經準備開吃羊肉了,我過去蹭了一些米飯和土豆絲。
山海大哥到了啞巴家之后,跑旁邊河里去洗衣服,結果把1080元沖走了,他說有10張一百元,五十二十十元各一張。他自己一個人睡啞巴家通鋪,晚上估計睡袋沒蓋好,后面幾天感冒了,但是依然堅持了下來,給山海大哥點贊+10086.
今天有當地政府的牧場場長在這里視察,我們也湊過去聊天,蹭了幾片牦牛肉加一點白酒。這一點白酒加上自己今晚吃了三種藥,睡覺的時候隱隱感覺到肚子有點不舒服。
D79月28日
早上起來,帳篷上面都結冰了。外面也感覺很冷。讓啞巴老婆幫我們煮面條,20元一個人,結果等我洗漱完,這幫人就給我剩兩三根面條(你們五個人臉紅嗎?),只好自己加錢讓啞巴老婆弄了個蛋炒飯。
太陽出來了,大家在啞巴家曬帳篷到11點左右才出發。
今天一出發,就感覺走不動,喘的很厲害,感覺大腿完全使不上力氣,走一會就要休息一會。我一邊哭,一邊最后一個爬上烏蘭打坂(3370米)。
休息了一下,遠遠看見他們幾個在一個牧民房前面,圍著一輛車。走近一聽,原來可以搭車,直抵夏熱打坂(3150米)。最后面討價還價,500元送我們到了夏熱打坂,還免費贈送半個馕。
看著另外一個隊伍的人在打坂下面曬帳篷,洗腳,在他們驚訝的表情中,開心駛過,突然想到飛馳人生那個海報。其實這一路是當地人的冬季牧場,風景視野還是不錯,有點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感覺。下車后,緩坡下到河邊,又偶遇上海五人隊,再一看軌跡,前面一公里就到達雞爪岔營地了。空白去接山海大哥了,簡單休息以后,再往前走了兩公里左右,過河扎營。前面幾個人過的時候,我看過小腿左右,必須脫鞋,而對面就是營地,三下五除二,我直接把鞋子襪子脫光,赤腳過河了,居然沒覺得很冰。過了啞巴家之后,后面幾天的河水,我感覺明顯沒有北疆臺河的水冰,也沒有刺骨的感覺。
晚上,四個人擠在海盜的帳篷里吃飯聊天,調侃著旁邊帳篷里的波哥。
今晚睡得很踏實。
D89月29日
早上一起來,看見波哥右臉頰腫了一大塊,原來他昨天牙齦痛,怪不得我們昨晚調侃他,逗他說話都沒聲音,還以為睡著了。
九點鐘拔營之后,緩慢上升,我們今天預計要到達綠湖營地。
中午簡單路餐喝了蘇伯湯之后,我們走在了河的右邊。雖然河的兩邊都可以走,但是到綠湖好走的路應該在河的左邊,右邊都是沼澤地,一腳下去,拔起來,費勁,而且是緩爬坡,我在后面慢慢走著,海盜在前面走一段等我一段,911這個禽獸就知道爬坡,使勁往上爬,這些天有好多小坡,明明旁邊都可以切過去,他一言不合就是往上爬。爬了一段之后,三個人碰頭,果段切到河的左邊,到達綠湖營地。
今天波哥一到營地,就罵臟話,冊那什么的往外飆,嚇死寶寶了。原來是在路上的時候,幾個牧民跟我們打聽衛星電話的時候,海盜跟他們說衛星電話在后面波哥身上,結果那四個牧民后來圍住他,不讓他走,非得借電話,不相信他說的電話沒電,還翻他包,最后把衛星電話打的沒電了。波哥怒氣沖沖到了營地問,你們誰把我有衛星電話信息給牧民的,知不知道他們四個人圍著我,不讓我走,你不知道他們帶著刀的嗎,他們不相信我電話沒電,還要翻我包,現在衛星電話沒電了,到時候出去之前怎么聯系司機?。。。。那個怒氣嚇死寶寶了。等波哥搭好帳篷,過去勸了他一會,說我們也不清楚會這樣,我們還特意跟他們說了衛星電話沒電了,小朋友不懂事,你多擔待點。好一會他才氣消。
波哥氣消之后,居然飄起了雪,還好已經進入九月底,不是六月飛雪。趕緊躲進帳篷,不過幾分鐘之后又是藍天白云。
今晚吃的比較腐敗,四個人在911的帳篷里面煮起了面疙瘩,吃了山之廚,泡面還有魚罐頭,海盜數數還剩八包山之廚,我還剩四包泡面,我們決定這幾天要干掉他們,爭取不帶下山。
晚上揭開帳篷,看滿天星河,卻始終覺得不及當年在賽里木湖半夜的星河漂亮,畢竟賽里木湖視野更開闊,再加上湖水倒映,美不勝收。
離911的帳篷太近了,呼嚕聲弄得我一夜沒睡好,海盜的黑片被我吃完了,吃了個白片,還是翻來覆去,想起很多人,很多事,想著我為什么要來找虐呀,以后再也不要走這種臭婆娘裹腳布一樣的重裝虐線了,眼淚就順著眼角往下流,好像都流不盡一樣。最后總算朦朦朧朧中睡著了。。
D99月30日
今天需要翻烏拉布圖打坂(4010),這也是本次狼塔最高海拔的打坂,但是相對來說并不是很虐,不需要翻越那么多的小打坂,左轉右轉才到達主打坂。
九點出發,十點半登頂,然后一直下坡,無窮無盡的下坡。下坡風景也是不錯的,類似高山草甸。下到一個小河邊,簡單吃了路餐,又是亂石破繼續下坡。幾個小時的下坡搞得我右大腿內側開始痛起來,走到后面,我感覺我的右大腿內側都要抽
筋了,估計是右腿主動發力太多,想著回去擼鐵的時候,得加強左腿訓練。
到了下午三四點,過了一個廢棄金礦之后,開始飄起了雨絲,慢慢的陰雨綿綿,后來居然雷聲滾滾了。我在樹下套沖鋒褲的時候,嚇死了,海盜也套上了他的雨衣,不敢久待,拖著登山杖一步一挪走到臨時營地。海盜走在我后面,看著我一步一挪,說我成為了他前進的一盞燈,哈哈,倍感榮幸哈。
六點到達臨時營地,雨中搭帳篷,這個晚上又消滅了一包山之廚,半包泡面。
今天是臨時營地,有點斜坡,感覺睡覺的時候人一直往下滑,睡一會我就得往上挪。
好懷念我的床。
好懷念我的床。
好懷念我的床
重要的事情必須要說三遍呀。
D10 10月1日
今天國慶節,要翻越天格爾打坂(3760米),據說是整個狼塔C+V線當中最危險的一個打坂。
海盜說他要在天格爾打坂上面唱《我和我的祖國》,給祖國慶生。祖國,請原諒我,打坂上面風實在太大了,我沒有跟海盜一起唱歌給你聽,但是我會一直在心里唱歌給你聽。
早上八點半拔營之后,10點40過河到達打坂下面,左轉上馬道以后,呈現在眼前的就是將近70-80度的坡,深吸一口氣,想著沒啥,慢慢爬就好了,這已經是最后一個比較難的打坂了。爬過陡坡,又是在將近60度的斜坡上面左切,一路左轉右轉,終于在中午1點20分到達打坂。爬升途中,天上云層始終很厚,我心里一直想著,各位英靈保佑,今天可是國慶節哦,你們要出來給祖國慶生也就罷了,不要輕易找上我。我是不是鬼吹燈盜墓筆記看多了啊,過了打坂看到半山腰的濃霧時,我還想,會不會陰兵借道呀!哇哈哈哈。
中午1點20翻越打坂,開始下坡。右手邊厚厚的雪,依稀可見腳印,依靠著登山杖慢慢下降,旁邊不時刮起大風,迅速把我們剛剛留下的腳印抹平,感覺我都要被風吹倒了,后面波哥到了打坂上,說我左看右看,怎么一個腳印也沒有的,后來才知道風雪一會就蓋住了。下了天格爾打坂之后,一直行走在迷霧中,陰冷陰冷的,陰氣十足呀。偶爾會想,迷霧中會不會跑出怪物呀,像The Mist一樣,跑出多觸角生物來,原諒我想象力豐富。
晚上露營松樹林營地,波哥來我們帳篷聊天,說他快到打坂的時候,差點滑墜,他嚇死了,另外一個隊伍的廣東湛江人在爬升途中,看到他突然從旁邊冒出來,還操著廣普說,呀,你怎么這么快就到我前面了呀。心有余悸,后來波哥連續做了好幾天噩夢。
八點左右,平地一聲驚喊,空白來了。這家伙在過河的時候,明知道自己手機軌跡有問題,不跟著波哥過河,逆著河道往上走,等我們過河的時候,人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后來說過河之后,跟著另外一個隊伍走在最前面的人沿著土路一直往前走,他后來過河之后就跟著那人一直走,后來走出去一段時間休息后,發現后面都沒人,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走錯了。幸好還知道返回,跟上來了,要不然波哥后面幾天都要擔心了。
另外一個隊伍的那人還沒回來,大家都有點擔心,吃了泡面洗刷刷睡吧。帳篷睡了這么多天了,好懷念溫暖的床呀,這幾天都是半夜兩三點就醒來,然后翻來覆去睡不著,好像是在思考人生,又好像什么都沒想。錦衣大哥說他在狼塔把自己前世今生在腦海了演繹了很多遍,而我,一遍也沒有,只有茫然。
D11 10月2日
今天要出山了,九點拔營,最后一天了,大家都很淡定,慢慢走著,笑著鬧著登上喬打坂(2500米),波哥用他衛星電話聯系了司機四點到農大林場來接我們。看時間寬裕,我就安安靜靜慢慢走著,今天難得悠閑,把手機音樂放出來,慢慢欣賞狼塔最后一天的風光。這時候就想著當時是不是應該把小音箱帶進山,只為了這最后一刻的休閑。
中午十一點到達河邊,我們把包里能吃的東西都翻了出來,特別是波哥的餅干跟牛肉粒。這家伙,一路上我們跟他要牛肉粒吃,都不給,說,這是我的路餐,怎么能給你們吃了。真是想給他無數個大白眼,白死他。
三點到達農大林場,司機也剛好到了。吃了兩個哈密瓜,把我那雙跟了七年,在狼塔被摧殘的已經開膠的LOWA放在路邊,拍了個遺照,留在了那里。
至此,此次狼塔C+V之行圓滿畫上句號,留在記憶里的只有那上打坂前無窮無盡的坡和翻過打坂之后無止盡的下坡,反而臺河刺骨的冷不那么記憶深刻了。
相對于以前走的五至六天的路線,狼塔對于身體素質的要求更高,這次對自己的體能還是比較有信心的,但是沒有特別注意飲食,結果第四天小樹林營地吃了腌制羊肉之后,半夜感覺忽冷忽熱,嘴巴也開始腫起來,第二天變成了香腸嘴,感冒拉肚子,走到小冰湖營地,那個痛苦呀。也告誡自己在以后長線時,不僅僅是體能要強化,對飲食安排和飲食控制更要做到位。
( 本文作者 : 格瑞斯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我亦追風 回復

    2011反穿狼塔C

    發表于:2020-2-13 15:20

  • 漣水河里的魚 回復

    管理員能幫仙女整理下圖片??。。。

    發表于:2020-2-9 23:34

  • 微信昵稱9458 回復

    反應堆是1升的嗎?還是1.7

    發表于:2019-11-8 03:16

    • 格瑞斯: D7  9月28日 早上起來,帳篷上面都結冰了。外面也感覺很冷。讓啞巴老婆幫我們煮面條,20元一個人,結果等我洗漱完,這幫人就給我剩兩三根面條(你們五個人臉紅嗎?),只好自己加錢讓啞巴老婆弄了個蛋炒飯。 太陽出來了,大家在啞巴家曬帳篷到11點左右才出發。 今天一出發,就感覺走不動,喘的很厲害,感覺大腿完全使不上力氣,走一會就要休息一會。我一邊哭,一邊最后一個爬上烏蘭打坂(3370米)。 休息了一下,遠遠看見他們幾個在一個牧民房前面,圍著一輛車。走近一聽,原來可以搭車,直抵夏熱打坂(3150米)。最后面討價還價,500元送我們到了夏熱打坂,還免費贈送半個馕。 看著另外一個隊伍的人在打坂下面曬帳篷,洗腳,在他們驚訝的表情中,開心駛過,突然想到飛馳人生那個海報。其實這一路是當地人的冬季牧場,風景視野還是不錯,有點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感覺。下車后,緩坡下到河邊,又偶遇上海五人隊,再一看軌跡,前面一公里就到達雞爪岔營地了。空白去接山海大哥了,簡單休息以后,再往前走了兩公里左右,過河扎營。前面幾個人過的時候,我看過小腿左右,必須脫鞋,而對面就是營地,三下五除二,我直接把鞋子襪子脫光,赤腳過河了,居然沒覺得很冰。過了啞巴家之后,后面幾天的河水,我感覺明顯沒有北疆臺河的水冰,也沒有刺骨的感覺。 晚上,四個人擠在海盜的帳篷里吃飯聊天,調侃著旁邊帳篷里的波哥。 今晚睡得很踏實。
  • 塰盜 回復

    那叫健康

    發表于:2019-10-24 14:51

  • 格瑞斯 回復

    黑帥

    發表于:2019-10-23 16:16

  • 麻道長 回復

    照片里的我為什么那么黑?

    發表于:2019-10-22 18:46

    • 格瑞斯: D2  9月23日 今天需要翻白楊溝打坂(海拔3850米),也稱勸退打坂 9點15分拔營出發,出發之前,托哥跑到波哥帳篷前面說,我們今天爭取五點鐘到達馬鞍營地,然后再往前走兩小時,到臺河邊五星級營地扎營。 白楊溝打坂生氣了,說:你們這些小年輕,too young too simple, 連著把我也想的太Simple. 中午12點30分到達打坂下方的小冰湖,休息十五分鐘吃了路餐后,開始爬白楊溝達坂,無窮無盡小打坂,翻上一個小打坂,給你整個一點點平路,或者還給你來個小下坡,然后又讓你爬個小打坂,視線之內根本看不到白楊溝打坂,連馬道都不知道在哪里,只有走到跟前了才知道是這條路。 翻到我肚子空空如也,精疲力盡,懷疑人生,靈魂出鞘,生無可戀,只能不時休息一會補充一兩塊巧克力,豬肉脯等等,一步一挪終于到達白楊溝打坂底下,再仰頭一看,我的媽呀,還要爬這么曲折迂回陡峭的坡才到達白楊溝打坂呀。在這里我算體會到虛脫大概是個什么感覺。 一路上我在心里照著葫蘆娃的曲調唱著 白楊溝 白楊溝 何時才能翻過你 喜笑顏開 啦啦啦啦 唉,其實這個歌純屬我現在寫帖子時候的想象,我當時已經生無可戀,哪里還有閑情逸致來唱歌呢?! 終于,最后在四點二十到達達坂,休息十分鐘開始下坡,明明我們在山頂就看到白色蒙古包了,可是連下坡的路都是那么迂回曲折,百轉千回。下到后面,大腿都開始發軟無力。三個小時后我們才到達馬鞍營地下面的蒙古包,這個地方營地很小,而且很不平整,幸好911到的早,已經幫我們八個人預訂好了集體住蒙古包。我一進蒙古包,立馬被山海大哥的腳丫子味道熏出來了,只能待在外面深呼吸,等著后隊到來。 托哥到了之后,居然癱倒在床上,半天不起來,后來才知道他的一只鞋子完全脫膠了,丟在了白楊溝打坂,后來一只登山鞋,一只跑步鞋下山,連續摔了好幾跤,托哥表示心很累,他準備下撤了。跟牧民問了租馬回大水灌的價格,還有騎馬過打坂風險之后,他決定明天自己重裝翻白楊溝打坂,走回大水灌去,托哥會不會是狼塔第一個來回走了一次白楊溝打坂的人呀? 這里的可樂都賣完了,牧民也說他過一個星期左右就出山了。所以我們羊肉也沒吃,八個人圍坐在蒙古包里面,吃著晚飯,聊著天,喝過茶之后就睡去了。 911睡在我旁邊,一直打呼,真想一腳踹過去,無奈只能不時用手去推他,好在睡得也還好,今天實在是很累,上坡上的心累,下坡下的腿軟。
  • 格瑞斯 回復

    必須記得呀。你們一幫大神怎么會忘記,哈哈。

    發表于:2019-10-22 17:50

    • 三太子5613: 來了來了,我來了,還記得你給我們的芥末味花生嗎。好有緣。隊友的游記還寫到你
  • 三太子5613 回復

    來了來了,我來了,還記得你給我們的芥末味花生嗎。好有緣。隊友的游記還寫到你

    發表于:2019-10-22 17:46

  • 邢臺厚樸 回復

    支持支持。。。。。。

    發表于:2019-10-21 07:23

  • 往從 回復

    發表于:2019-10-17 19:11

    • 格瑞斯: D4     9月25日 今天主要是翻越庫打坂(海拔3550米) 9點15分從一棵樹營地出發,左手邊出發開始翻越亂石破,一路往上,視線之內,雪山環繞,根本不知道庫打坂在哪里。翻過亂石坡,又是幾個連續小打坂,遠遠看見一個螞蟻大小的黑影好像在雪線上移動,想著那里估計就是庫打坂了。今天天氣很好,在12點4......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